还叫自己主公,肯定不是私事

www.weide555.com官网 admin 浏览

小编:李林也不是没有想过,直接让血杀营偷偷潜入过去杀了这诸葛亮吧,自己有不忍,派人寻找,送封书信给诸葛亮,细细一想,此事却是没有必要,诸葛家在荆州势力也是颇大,更与荆州

李林也不是没有想过,直接让血杀营偷偷潜入过去杀了这诸葛亮吧,自己有不忍,派人寻找,送封书信给诸葛亮,细细一想,此事却是没有必要,诸葛家在荆州势力也是颇大,更与荆州刘表有些渊源,单凭自己一份书信就能叫他追随自己,要知道,这诸葛亮很是心向这汉室宗亲的,自己可是不姓刘啊!李林从来不高估自己!这个时代但凡是有才之士,自是有自己思量,有他人难以明白的执意,多年征战,自己麾下人才济济,加上自己那超越千年的智慧,到了这个地步,自己又岂可贪心不足?
 
    李林想的不错,别说用书信,就算他亲自前去,诸葛亮亦不会投身李林的,诸葛亮身为世家子弟,当是要为家族考虑,而如今,李林在北方却是大力遏制世家势力,在北平郭图更是诛杀百余家世家,为此李林却不闻不问,试问诸葛家如何会投身李林?还有一个更加不起眼,但是有最为重要的原因,就是那诸葛亮在左慈的嘴里可是说过,他可不是凡人,学过仙法的,若是跟李林碰上,定然能够发现李林不寻常,到那个时候,时态会怎么发展,李林可是把控不了的,李林现在家大业大,不能允许这么大一个不稳定因素进入到自己的内部,刘和那边就够让李林头疼的了,幸好了还认为刘和尚在自己掌控之内,一个逗比而已,自己还能压制住。
 
    当然了,李林是不知道,现在的刘和已经不是以前的刘和了,有了司马懿的帮忙,已经拥有了近三十万兵马的刘和,已经蓄势待发,只等待时机一到,而除掉李林,就是因为李林对刘和的轻视,让李林九死一生,当然了那些都是后话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看李林竟然这般的说,赵云心脏何其感动,立即拱手道:“主公?”
 
    “唔?”随着赵云一声轻唤,李林回过神来,脑海中那个摇着羽扇的那个儒生形象缓缓消退,轻叹问道:“何事?”
 
    赵云张张嘴,苦笑一声,抱拳重复说道:“请主公重重责罚末将!”
 
    “算了吧!”李林摇摇头,一撇嘴说道:“人都跑了,再罚又有何用?况且还是惩罚大哥你啊!行了,这些就过去了,不管了!”
 
    “岂能如此?”赵云皱皱眉,拱拱手说道:“有功则赏,有过则罚,乃是主公治军之法,岂能因云一人破之?望主公重罚!就算……就算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好了!”似乎知晓赵云要说什么,李林低声喝断,沉声说道:“既然如此,赵云听令!”
 
    赵云一惊,怎么忽然又改了性子,赵云赶紧起身,跪倒在了李林面前,拱手道:“末将在!”
 
    李林面色一正,有板有眼的说道:“赵子龙,你两次轻易放过敌酋,此罪本当诛,然念你当日功劳,有加如今战事紧急,且削去你将军职位,唔…………命你暂代将军之职,以待日后戴罪立功!”
 
    “啊?”赵云为之愕然。
 
    “赵云!你可是欲抗命否?”李林假装发怒,厉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赵云不敢!”赶紧答应了一声,赵云犹豫得望着李林,迟疑说道:“主公,这……这恐怕会让麾下将士觉得不公啊?”
 
    轻笑一声,赶紧起身将赵云扶起,李林玩味笑道:“因为你是常山赵子龙呀!那斩颜良诛文丑,杀典韦,被夏侯的赵云,还有谁会觉得不公呢?若是我真的罚了你,才回有人举得不愿意啊,说我怠慢功臣啊!”
 
    “唔?”赵云面上疑色更浓,显然是不解李林此话的含义。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道:“好了,此事便就此了结,刘玄德跑了就跑了吧,如今首重乃是如何将刘表击退,子龙,其中可少不得你出力!”
 
    “只需主公下令,虽千军万马,末将亦万死不辞!”赵云铿锵应道。
 
    李林淡淡一笑道:“呵呵!都辛苦一天了,某也累了,子龙且回去歇息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应了一句,赵云忽然想起一事,抱拳犹豫说道:“末将乃有一事求教主公,望主公与末将解惑!”
 
    李林眉毛一挑,怎么还有事,还叫自己主公,肯定不是私事,自己现在又疼病又发作,定然是这两日来着急赶路所指,明日还要赶紧赶回颖阳,李林也是想让方方给自己捏一捏,然后就睡觉了,但是一听赵云有疑问,也就只好点点头,说道:“子龙但说无妨!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只见赵云望了一眼李林,低声说道:“日间末将思及一事,试问天下间,有大志平定天下的非主公一人,主公平定天下战乱,而主公希望以战止战,而就因为主公战所诛者无数,这些被诛这之中…………不乏同样有如此志向之人,如此…………如此可称仁义否?”
 
    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”李林凝神望了赵云良久,见他眼中神色迷惑,李林皱皱眉,这估计可能是那刘备给讲了大道理吧?哼!这个大耳贼,搞迷惑工作就是厉害,差一点把自己麾下最厉害的将领给还有了,走了几步,李林想着给赵云解释的方法,既不能太过的生硬,也要能够说服赵云,到了门口,一抬头,看到天上的月亮,李林喃喃说道:“子龙,今天十五了吧?”
 
    赵云点点头,拱手道:“正是!”月,乃圆!”
 
    “我却是说不圆!”李林忽然沉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”赵云听了李林话,疑惑的看着李林。
 
    望着赵云迷茫的模样,李林追问道:“同样是一轮明月,为何你说圆,而我说不圆?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末将不知…………“赵云摇摇头,不明所以,莫非李林眼神不好?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cxzg.org/a/www_weide555_comguanwang/20180509/7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